恭折

跳坑飞快,真的非常抱歉!!!

当凹凸的大家去了游乐场。

※微瑞金凯柠雷祖向注意
※人物ooc注意
※一时脑洞的产物
※可能会漏人抱歉
※偏恶搞向

凹凸剧组大出血给全员发了张游乐园的门票,拉着全员去了游乐场。

金:哇!上一次来还是小时候姐姐带着我的唉!啊~格瑞格瑞!我们去玩那个↖那个↑那个↗吧,好不好嘛,格瑞。眼睛里都似乎冒出了小星星,拉住了格瑞的手◔,甩来甩去。

格瑞:(外表冷漠◔)走吧。(内心:金,你怎么都玩些这么高能的!)[格瑞大爷心脏不好]

紫堂幻:一开始不知道该玩什么,后来和小斯巴达们去了儿童区。

凯莉dalao转了转,找到了在原地站的直直的安莉洁,抓着懵逼的柠檬妹去了摩天轮。

雷狮环视一周,突然间注意到了什么笑了笑“来这种地方,那当然要玩一些刺激的了!”(奔向海盗船

卡米尔安静的走向了休息厅的甜品店。

佩利兴奋的走在前面“啊哈哈,我要去玩真人cs对抗!唉!老大老大!你去不去啊?”(远处:不去!!

帕罗斯幽幽的走向鬼狐,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两人相视一笑拍手即合去门口卖起了黄牛票.....

嘉德罗斯站在打鼠洞机前眼神冰冷的盯着一个个洞孔,一只小老鼠瞬间蹿出来,又蹿了回去,“碰!”没砸中,机器碎了。“切,果然就是个渣渣”

雷德和祖玛去了鬼屋,雷德原本想趁祖玛害怕来个拥抱,来展现一下他的男子风范,结果刚进去不久,一个人头滚落出来,吓得他抱紧了祖玛,怎么扒也扒不下来。后来雷德去给祖玛买冰淇淋,想了想,目的似乎达到了,但是有点不太对劲。

莱纳一开始帮鬼狐天冲一起卖票,可是鬼狐天冲说不需要她,把她赶回了游乐园,莱纳低落的坐在休息厅,后来被路过的凯莉拐走。

艾米拉着埃比去做了云霄飞车。唉,不说了,埃比现在还在吐呢。

炮灰组坐在休息厅享受着免费的冷饮在.打.游.戏。

银爵刚走进游乐场,看见成双成对的人儿,他又默默地转了出去。











啊,你们问安迷修?哦,安迷修在那里坐了一天旋转木马,没注意到他。

all金‖关于获得金的早安吻(名不副实◔)
※ooc到每个金都不同(你走)
※all金向注意(只有瑞金嘉金雷金抱歉)
※有些小细节没注意好抱歉
※大概是个学paro
※神奇的早安吻

格瑞的场合
in姐姐还在的时候
“哈啊~格瑞早上好啊~”金融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反手抱住了格瑞。“唔,还想再睡一会。”
“不可以赖床,快点起来吧。”格瑞摸了摸金柔软的头发,手感不错,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牛奶开始喝。
“唔嗯嗯...”金不满的用鼻音回复,但最后还是起来了。
“好吧,再赖床的话会被姐姐说的。”金拿起衣服,慢慢的套上,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过身面向格瑞,“呐呐,格瑞看这边!”格瑞放下牛奶,向后看去
金突然扑向了格瑞,压到了床上,“嗯?”“嘿嘿,是不是吓到你啦?格瑞”金顽皮的笑了一下,格瑞抱上金的腰肢“是啊,那我是不是该报复一下呢”格瑞将金压在身下,吻了上去。
轻轻地敷在唇上,格瑞舔了一下金的上唇,他盯着金,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魅惑。金有点沦陷了,想伸手抱住格瑞。
可是,格瑞突然坐了起来。
“好了,起床。”格瑞整了整衣襟,拿起牛奶向客厅走去。
留下金一个人在原地懵逼。
“唉?”金愣愣的坐在床上,过了一会金才发觉自己被格瑞给撩了。“啊啊啊,格瑞(╯‵□′)╯︵┻━┻”
听着金的咆哮,格瑞在客厅里露出了不经意的笑容。

嘉德罗斯的场合
由于昨天晚上玩的太晚,所以金在嘉德罗斯家留下过夜。
in早上
嘉德罗斯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迷迷糊糊的醒了。阳光温柔地洒在房间里,照在金的头发上,仿佛是坠落人间的天使。嘉德罗斯坐了起来,发现金环抱着自己,一种征服欲油然而生。
“喂,渣渣,醒醒,早上了。”嘉德罗斯拍了拍金的脸,被柔软的触感惊到,便伸手扯了两下。
“唔啊!谁啊!”金吃痛的睁开了眼,看到一个放大版的嘉德罗斯在眼前,吓得他往后一退,“哇哇啊,早早上好啊嘉德罗斯。”
看到金吓成这样,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欺负他的欲望。
“渣渣,在本王的床上睡了一晚上,你不应该表达点什么?”嘉德罗斯慢慢逼近了金。
“表、表达什么?”金慢慢的缩成一团,
“亲我一下。”嘉德罗斯握住了金的双臂摁在床上。
“哈?”看着金不可置信的表情,嘉德罗斯笑了,“怎么,不好意思了?果然渣渣就是渣渣,连这种事都害怕。”“那你先松开我”金挣扎了两下,但加德罗斯并不打算分怂松开,“这样亲不到吗?渣渣”金有点不服的和嘉德罗斯对视“怎么会,亲就亲!”他慢慢抬起了头,吻上了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满意的吻了回去。
嘉德螺丝撬开了金的贝齿,开始了他的攻击。
in上学
金摸了摸自己被吻肿的唇发誓自己再也不在嘉德罗斯那个变态家过夜了。

雷狮的场合
昨天为了庆祝金加入搞事集团(不)原力启发部,而举办的酒会,被雷狮灌了几杯,结果就醉了
“醒了,小不点?”雷狮正站在床边绑头巾,转身见金醒了,坐到了床边。
金晕晕乎乎的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雷狮,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猜!”雷狮邪笑着看着金,“先说好猜错了,可是有惩罚的”
“哈啊?”金揉了揉胀痛的头,努力回想昨夜发生的事。“好像是被什么人灌醉了吧我记着”
“记性不错嘛,可是,错 .了.”雷狮压着床板,靠近了金,“昨天,是谁借着酒劲儿向我表白呦?还一直抱着我不放。”雷狮挑起金的一绺头发,在手中把玩。
“谁啊,不、不会是我吧?”金向后一退,撞到了床板,原本就疼的头更疼了。
雷狮伸手去摸了摸金的头,笑道“没错,就是你,现在你是不是该对我负责了。”
金有点懵,无法判断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身为主角的正义感(不是◔)让他觉得应该负责任,“那我该做什么?”
看着迷茫的金,“至少得表达一下你的诚意吧,嗯?”雷狮指了指自己的侧脸。
这是要我扇他一巴掌???
看着金犹豫不决的样子,雷狮觉得好笑,“别磨叽,快点,一会还得上学呢 。”金颤颤巍巍地举起了他的右手,正准备打上去,被雷狮抓住了手。
“小子,你想干什么?”“你,你不是想让我扇你一巴掌吗?”雷狮无奈扶额,这个天然呆....
“还是我自己来吧。”话音刚落,金感觉自己的唇上,被一块软软的东西贴上了,哇,雷狮竟然亲他了。
in上学
金这一整天都是懵逼的,脑袋里就记着雷狮对他说的“你现在是我的了,所以我要对你负责。懂了吗?”还有那莫名其妙的笑。
雷狮坐在教室,支手无聊的看着窗外的天空,他抚上了自己的唇“果然欺负金很有趣啊。”

人物ooc真的非常抱歉(。í _ ì。)

英leo大法好!写的不好请见谅!
ooc啊。。。
抱歉重发了好几次。。。

后接




“额嗯,皇帝差不多该tin,唔”刚准备喊停,就被强制的吻住了,而身下的冲击却越来越强烈,双腿不自觉的缠绕在英智的身上,英智更用力的冲刺,在leo细碎的呜咽中英智也狠狠的射在了里面,还没等休息会,英智便要开始了下一轮的进攻,而英智松开了leo的唇露出了微笑“月永君你准备说几次停,我们就做几次吧~∩v∩”“你,卑鄙小人!厚颜无耻!我明明都说了tin,啊”英智用力的插了一下,“要遵守规定哦,月永君~我并没有听见你说的停啊,哈哈,而且,你身体很诚实的献上来了。”英智还在调侃leo,leo气的不行,使用了我不理你政策,别扭的闭上了眼,一副“行!你做吧!以后你别再想了!”的样子。
英智笑出了声,解开了头顶绑住的绳子,把硬物从leo体中抽了出来,搂住了leo,“月永君真是一点玩笑也开不起啊!还闹别扭了?嗯?不过,以后的时间还有很多,也不急于一时,先睡觉吧,乖~”
leo惊住了,挣脱了怀抱刷的一下坐了起来,这、这是那个皇帝吗?怎么这么温柔,“皇帝,你是被宇宙人吃掉了脑子吗?还是说你被宇宙人抓去做实验了?!你绝对不是那个中二皇帝!那个可恶的皇帝才不会这么温柔!噫!不要动我!”
天祥院一脸黑线,把leo再次压倒,果然我还是继续吧。
第二天,月永leo缺席,而出席记录却没有变,整个三年级在看到英智笑着去三年2班记作业后全懂了。

司糖骑在leo身上啊啊啊!
我幸福的去了!再见!

leo超可爱,王骑(つд⊂),啧